升學教育新聞區 

寫作教室/句段迴環 推展層次
「君不見黃河之水天上來,奔流到海不復回;君不見高堂明鏡悲白髮,朝如青絲暮成雪。」讀李白〈將進酒〉這兩句詩,若從中挑出令人印象最深的詞語是什麼?往往就是那「君不見」。因它的叩問,也因它的重覆顯現了強烈語氣。

一個力量十足的語句,能做文章的中流砥柱。

讀《詩經》時,一詠三嘆亦是經典,同樣的或相似的句子出現在詩篇中,具有加深的力道,又可作為區分章節的標誌。適當的反覆句子或段落,在詩在文皆可運用。這裡所說的句子、句型重覆出現,非指同一段當中使用的排比修辭,而是跨越了段落,有目的的呈顯,同時達到了強調文意和區分層次之效。

一般因應考試型文章的做法,多是四平八穩的布局四個段落,尤其中間第二、三段如飽滿的豬肚,盡是密密麻麻的文字堆疊。偶爾,何妨嘗試複沓的形式,亦可畫分架構。這可以從段落、也可從句子著手。首先,段落形式迴環呈現的作品,以第八屆聯合盃作文大賽台南區〈起點〉第一名作品為例,該篇談的是學習寫作的經驗,自次段起,各以「春鳥鳴囀/夏竹茂長/秋意興波」為起始句,內文比擬附會創作的歷程變化,最末段則是跳脫了「冬夜蒼茫」的窠臼,頓悟了循環後可周而復始的起點。這番以四季變遷各自發展段意的做法,讀者彷彿能預測各段即將發展的元素,亦使結構清晰。

再者,以相似句型迴環呈現的做法,是將一句關鍵句立於段與段之間,適時反覆,必要時,依層次稍加變化,文章便能有令人耳目一新的樣貌。需注意的是,所選文句應當有明確的意象,或具頂天立地之力道,獨立於段落之間能使人辨識其前後段落之別,才是充分發揮該位置的功能。同時,因其重覆相似的元素,自然使人印象更深。

一個反覆關鍵的句子,能在讀者腦海繞樑不絕。

同以〈起點〉為例,有作品由「狂風驟起」情境入文,先寫古人事證繼而承接己例,夾於段落間的獨立句子有「江風輕撫離騷面頰,留下微潤吻痕」、「微風牽起史記的衣角,帶走滿袖不甘」、「曉風低歌廣陵散,和著它的傲然」、「夜風但笑不語,解去囹圄我的枷鎖輕柔」,加上最末尾一句「風起,我俯瞰大地」,不難看出文意安排是由低迷而至飛揚開闊的走勢,此皆「風」的形象生動,變化顯見。

第九屆聯合盃作文決賽〈交點〉優等之作,談作者與友人之關係以軌道為喻,用三個句子示意:「『匡啷匡啷…… 』我無法不憶起曾經的每個午後。」、「『匡啷匡啷…… 』也許一切本該走到這裡。」、「『匡啷匡啷……』可能,你終究要成為回憶。」如此讀來,火車行經軌道的聲音是否令你印象深刻?其中的人際交會分離亦十分清晰了。

善用段落或句子的迴環形式,易使人一目瞭然,區分出文意與架構,謀篇層次明確,自能帶出明快的閱讀節奏,成為佳作!


資料來源:聯合新聞網
圖片來源:聯合新聞網
連結:https://udn.com/news/story/6904/2587043?from=udn-catelistnews_ch2